军事 1

参考消息网1月4日报道俄罗斯《消息报》网站1月2日发表了康斯坦丁·波格丹诺夫的题为《和平守卫者——新武器计划出台后,俄罗斯战略火箭兵将如何发展》的文章。
12月29日,我们获知“萨尔马特”重型洲际弹道导弹进行首次试射的消息。在未来的数年间,俄战略火箭兵将迎来一系列变革。如今,战略火箭兵所拥有的核弹数量只是略多于海军。专家指出,尽管如此,战略火箭兵的陆基部队仍是俄罗斯国家“三位一体”核力量的中坚。
机动战略导弹系统
若不把上世纪70年代后半期部署数量极其有限的RS-14战略弹道导弹计算在内,那么俄陆上机动发射战略导弹的历史就始于1985年。当时,RT-2PM“白杨”洲际弹道导弹正式开始战斗值班。20世纪90年代,由于大规模削减战略武器,陆上机动发射导弹系统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出来,然而,其数量也出现了下降。
自本世纪第二个十年起,“白杨”导弹的退役进程提速。在上世纪90年代下半期,俄战略火箭兵共有360枚“白杨”在战斗值班,如今仅为40-50枚,且数量还在加速下滑。
“白杨”退出战斗编成之初,适逢RT-2PM2“白杨”-M导弹列装,这种导弹拥有高速飞行、威力高达百万吨当量的单战斗部。
对“白杨”-M的采购延续至2011年以前,而后中断。然而,倘若以为放弃“白杨”-M是因为研发出了具有分弹头且更先进的RS-24“亚尔斯”导弹,这是不完全正确的。
担任莫斯科热工研究所负责人兼总设计师多年的尤里·所罗门诺夫不久前坦言两种导弹其实用途各异。“白杨”-M拥有百万吨TNT当量的战斗部,用于攻击防守固若金汤的目标,而“亚尔斯”配备若干高精准、独立制导但杀伤力稍逊的分弹头(据独立专家评估,4枚分弹头的威力各为150千吨-300千吨TNT当量)。如此一来,两种导弹其实是相得益彰的。
据从事俄战略核力量研究的权威专家帕维尔·波德维格评估,俄机动式地面导弹系统共有140-150件发射装置、逾400个战斗部,后者主要部署在“亚尔斯”导弹上。
从2018年-2027年的新国家军备计划不难窥见,战略火箭兵部队的改变除“白杨”的退役、“亚尔斯”的入列外,还包括RS-26固体燃料战略导弹的部署。火箭兵一直执拗地称之为“亚尔斯”-M,其实先前传出的代号叫作“边界”。俄总参谋部称之为“高精准导弹系统”,俄战略火箭兵司令谢尔盖·卡拉卡耶夫早在2012年便放话说,在遥远的将来,该导弹或将取代“白杨”-M和普通的“亚尔斯”导弹。

俄军“亚尔斯”导弹部队。

军事 2
资料图片:俄军“亚尔斯”洲际导弹发射车。

12月17日,俄罗斯庆祝了战略火箭兵日。这一纪念日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2006年5月31日颁布的总统令中确定的。

井基战略导弹系统军事,
井基导弹决定了苏联战略火箭军的面貌。在1991年,战略火箭军的约6500个战斗部中,近90%都分配给了井基导弹。现在运载工具的比例发生了明显变化。不过经过延寿的老旧苏联导弹依旧是井基导弹的主力。
俄上一代井基导弹系统集中在三个区域:塔季谢沃和乌茹尔。
根据西方消息人士的数据,塔季谢沃共有30枚UR-100NUTTX型导弹,每枚6个战斗部。亚斯内和乌茹尔部署了两个导弹师,美国认为共有46枚R-36M2型“部队长官”重型导弹,它能够最多携带10枚弹头。
井基导弹虽没有地面机动导弹系统的数量多,但在火力上胜过后者。不过井基导弹将加快解除战斗值班。
专家们早就争论过对新型井基液体燃料导弹的需求。尽管如此,军方最终启动了代替R-36M2的新重型导弹计划——战斗载荷达10吨的“萨尔马特”项目。2018年-2027年新国家军备计划中打算量产“萨尔马特”。
两个新项目的不同命运
在不远的未来,战略火箭兵的面貌上还应添加一些特征。有两个具有前景的项目近几年受到媒体的广泛讨论,但等待它们的很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目前军方冻结了新“导弹列车”的所有工作——由莫斯科热工研究所研发、代号为“巴尔古津”的铁路导弹作战系统。系统的技术配置规定使用RS-24“亚尔斯”导弹。
在所有新战略研发产品中,“巴尔古津”是进行优化时当仁不让的主要候选。目前,根据媒体报道可以判断,系统已研发完毕。不过量产和安排战斗值班则被无限期推迟。
第二个项目的命运完全不同。早就有报道称,逐步解除战斗值班的UR-100NUTTX导弹将用于所谓的“航空弹道高超音速战斗装备”这种全新装载物的试验。这是重型制导战斗部,能够在大气层作出机动动作。它对反导系统而言是难缠目标,能够保证高精确度。
这些战斗部计划安装在新型重型导弹RS-28“萨尔马特”上。西方消息人士表示,一枚导弹将装备最多三个这类战斗部——不清楚这一结论是否证据充足。考虑到军事政治领导层对制造高精度高超音速武器给予的重视,该产品研发属最优先项目之列。

苏联于1959年12月17日建立起世界上第一支战略火箭军部队,尽管俄罗斯如今将其降格为战略火箭兵,但它依然是俄罗斯国防建设的重点。出于冷战时期美苏对峙争霸的现实需要,这支部队从建军之日起,就注定是苏联军队中的宠儿,其军官是在全军精心挑选的精英,在物资和设备上也几乎是极尽需求地进行保障。苏联解体后,这支部队虽然一度被削弱,但是近年来随着北约持续东扩,俄传统势力范围被不断侵蚀,在备感外来压力的形势下,俄罗斯只能重新加强核武装,这支部队大有恢复其往日荣光之势。俄军实施了多次大规模军事改革,但战略火箭兵在改革中几乎未受影响,其地位可见一斑。这也印证了前战略火箭军司令、曾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谢尔盖耶夫在1999年所说的话:“如果我们有可靠的战略火箭部队,军事改革‘随便改’都不会影响国家安全。”

苏联战略火箭部队的历史发展

在20世纪50年代前期,苏联将领普遍对导弹缺乏热情,认为导弹昂贵笨重,缺乏军事效率。这种指责绝非空穴来风,当时的导弹都采用低温燃料作为动力,一旦燃料加注后导弹就必须发射。此外,当年苏联的各型导弹平均有一半的发射都遭遇过失败,稳定性差也是致命问题。但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苏联导弹燃料和制导系统研究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更重要的是,科罗廖夫克服重重障碍,终于在1957年8月21日完成R-7洲际导弹的全程试验,射程达8000公里。苏联政府宣布这一消息时,美国还未研制出射程如此之远的导弹,西方国家一度对此有些不屑一顾。但苏联成功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后,美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意味着苏联导弹可以随时打到美国。赫鲁晓夫曾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用自己的皮鞋狂敲桌子,面对这种粗鲁的作风,联合国包括美国在内的成员代表竟无人加以批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赫鲁晓夫敲的其实不是皮鞋,而是苏联核武器及其先进的运载手段。

1959年12月,苏联国防部正式将特殊任务部队明确为战略火箭军。作为当时苏联五大军种之中最新的军种,战略火箭军的地位非常特殊,统率着三个火箭集团军、三个独立火箭军、10至12个火箭师、三个大面积的火箭靶场以及大量的科研机构和教学单位。20世纪60年代,苏联战略火箭军的总兵力就达到50万人。战略火箭军既是作战部门又是行政管理机构。平时,战略火箭军总司令在所有行政管理问题上对国防部长负责,战时则对最高统帅和苏共中央政治局负责。

苏联解体后,全球地缘政治发生根本性变化,俄罗斯继承下来的战略火箭军失去了“潜在对手”。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战略火箭军是否应该存在,在俄罗斯国内引发较大的争论,但随着形势的发展,这个问题对于俄罗斯而言实际上成为一个伪命题。

镇国重器的战略意义

军事 3

俄罗斯红场阅兵中的“亚尔斯”导弹发射车。

从军事战略角度讲,战略火箭部队是俄罗斯“核威慑战略的最重要基础”,是确保国家安全的“擎天利剑”,是昔日超级大国的“最后防线”。在苏联时期,处于战斗值班状态的导弹数量在1985年达到顶峰,约有2500枚,其中1398枚是洲际导弹。核弹头数量最多的年份则是1986年,达到了10300枚。如今,俄罗斯战略火箭兵装备的导弹虽大幅削减,但仍集中了俄罗斯战略核力量60%以上的战略武器和弹药。

塔斯社军事观察家维克托·利托夫金表示,俄罗斯战略火箭兵虽然从未参加过战斗,但它和海基、空基战略核力量的存在确保了俄罗斯的安全、主权、独立和世界大国地位。这位专家指出,即使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也不得不考虑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看法和立场,尽管它的国防预算数倍于俄罗斯,国家经济总量是俄罗斯的15倍。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是俄罗斯拥有近400枚战略导弹,携带超过950个核弹头。在必要的时候,它们可以打到全世界任何地方。

今年12月15日,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司令谢尔盖·卡拉卡耶夫在接受俄国防部机关报《红星报》采访时说,战略核力量是俄联邦及其盟国的安全保障,也能够保证俄执行国内和外交政策的独立性。因此,支持和发展战略核力量,是俄国家政策的优先方向。

战略导弹的革新探索

军事 4

俄军工部门公布的新型重型RS-28洲际导弹发射井照片。

实际上,如何获得新型导弹以保证和提高战斗力,才是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2012年年底,在庆祝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成立53周年活动上,战略火箭部队司令表示,俄罗斯正在研制新型重型液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于战略火箭部队未来发展的关注。

苏联解体时,战略火箭军装备的洲际导弹有相当部分已经不同程度的老化,其中SS-11和SS-13已经开始退役,当时还在继续生产的导弹只有R-36M2、RT-23UTTKh以及“白杨”3个型号。在继续生产的导弹中,R-36M2采用地下井发射方式,RT-23UTTKh不仅可以地下井发射,还可以利用铁路机动平台进行发射,这在当时具有很强的威慑力,“白杨”则是目前我们所熟知的车载式机动导弹。可以说这三型导弹构成了那个时期俄罗斯战略火箭军的中坚力量。然而,R-36M2和RT-23UTTKh是由位于乌克兰的南方机器制造科研生产联合体研发和生产的,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这两型导弹也不再向俄战略火箭军交付,退出俄战略火箭军只是时间问题。“白杨”虽然形成了一定规模,但是在俄战略火箭部队看来,它并不能完全满足需求,他们希望获得一款发射重量更大、更有效地穿透敌方导弹防御系统以及地下井发射和移动平台通用的导弹系统。

改进型“白杨”M系列虽然已经逐步成熟,但对于俄战略火箭军而言,却未必适合替代全部的现役导弹,尤其是那些采用液体燃料的洲际导弹。目前,俄军现役的液体燃料导弹大都已严重超出服役期限。有鉴于此,俄罗斯军方正在寻找一款最佳替代品。俄罗斯正在发展中的洲际导弹项目不少,但多数是在对现役产品的修改。因此,卡拉卡耶夫口中的新型重型液体燃料洲际导弹引发了外界的格外关注,这种新型导弹一旦出现,将意味着“白杨”M系列在战略火箭军中不再是一枝独秀。

当然,俄军内部反对液体燃料导弹的声音也不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导弹的使用成本。液体燃料中含有大量有毒和腐蚀成分,这使得它的日常操作和维护极其复杂,而且是用金钱所难以衡量的。研制归研制,卡拉卡耶夫同时又指出,俄战略火箭部队将用新式“亚尔斯”导弹系统取代井基“白杨”导弹系统。他表示:“‘白杨’导弹系统和未来将使用的‘亚尔斯’导弹系统外型相似,但‘亚尔斯’导弹系统是一套全新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具有强大的导弹突防能力,配备新型作战装备,通信设备性能有实质性提升,使用的现代伪装手段能提高地形隐蔽性能。”

采用固体燃料、携带分导多弹头的“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于2009年底开始装备俄战略火箭军,正成为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中坚力量。根据相关报道,近年来俄战略火箭部队一直按计划用更先进的“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替换服役期已满的“白杨”导弹,预计到今年年底,俄战略火箭部队所拥有的新式导弹数量将占其导弹总数的66%。2026年前,俄战略火箭部队将完成“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的换装工作。战略火箭部队作为俄罗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将始终是守卫国家主权的坚盾和绝地反击的利剑。